呵,原来姑娘你在这里!


但愿不是你,音容已模糊,不想再记起;千万要是你,抓起你的手,不愿又忘记。


我还能想起,下雨的天,一个人的街,一双凉拖鞋,一把伞,一段少年


来来去去,不尽的思念,却也敌不过桌前杯水,月下怀抱。前世,我未曾记起,今世,却也独自飘摇,只盼来世,手牵霜下过,白了根根发丝,哪怕一次也好。